电脑版
手机版

那一缕草木香

2020-03-08 17:43:27 | 来源:与您同行 | 编辑:

在廊亭下读书,除了浮动的幽幽书香与花香,我喜欢的,还有生态园里不远处割草机修剪草地时漾起的阵阵草木香。

那一缕草木香


每隔一个月,林间的草地就要仔细地梳理修剪一次。生机盎然的稀疏林木下,葳蕤的碧草经过园丁的精心修剪,缓缓起伏的草地便开阔了,清爽了,明朗了,地上没有了纷乱杂生的草影,也少了蜂飞蝶舞。轻轻的微风吹过树木,婆娑的枝叶,便惬意地喧哗成了一片,像极了情侣间的喃喃絮语。

那一缕草木香


嘶鸣聒噪的割草机的声浪排空而来,也不能逼退空气中时浓时淡的芬芳。那是鲜嫩的青草腰斩时断口处释溢的气息,清新而馥郁,丝丝缕缕,弥散在空气中,驾驭着夏风婀婀娜娜地飘来,久久地萦绕在我的鼻翼唇齿间,迟迟不肯散去。

那一缕草木香


这是再熟悉不过的草木香,有浓浓的故乡的味道,逝去的岁月的味道,让我情不自禁地忆起那段远去的清贫日子,那段斑驳陆离的陈年往事——

那一缕草木香


记得十几岁的时候,在穷乡僻壤的乡下,每到暑假,我都要带上镰刀骑着自家温驯的白牛,去生产队大田的河边地头或草湖放牧。天高云淡,四野寂寂,鸟鸣虫唱,顶着炎炎的烈日,忍受着牛氓蚊虫的叮咬,只要有长及半腰的青草,我就挥镰一把一把地割倒,在升腾而起的草香里,汗流满面了,就直起身子,长长地舒一口气,用衣袖擦一擦。最后把草捆成长长的一捆,等到夕阳西下,倦鸟归巢时,驮在光滑的牛背上,悠悠地踏上回家的小路——没有牧笛,没有歌声。那一刻,正是我饥肠辘辘的时候,也正是村庄炊烟四起的时候。

那一缕草木香


到家了,把牛赶进圈里,再把草薄薄的摊开,凉晒在院子的角落里。几天后,等草凉干晒透了,再用芨芨草葽子捆成一捆一捆,拿木杈挑起,依次高高地垛在牛圈棚上,将草料贮存起来,等在漫长的寒冬里,让家畜在冰天雪地里度过青黄不接的日子。只要备足了冬草,困厄的一家人就像拥有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未来一样,黯淡的脸上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那一缕草木香


那是一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,生活用品几乎都要凭票供应,粮票、布票、糖票……如同人民币一样稀缺和珍贵。那时家家户户一贫如洗,日子过得拮据而寒酸,大人小孩的衣服是补了又补,餐桌上几乎顿顿是包谷面馒头和吾麻食,很少有奢侈品般的高蛋白肉类和白面食物。谁家里养一头牛、或一头猪、或一只羊、或几只鸡,就可以让赤贫的日子丰盈许多,至少一年一度的年桌上有了久违的诱惑味蕾的肉香。

那一缕草木香


整个暑假,我几乎都沐浴在浓浓的草木香的氤氲里,往返于草地与黄泥小屋之间,日出而牧,日落而息。草地里,牛背上,房前屋后,时时置身在不绝如缕的青草香息里,就连深夜浅浅的梦里,也溢满了若有若无的草木香。

那一缕草木香


光阴似箭,岁月如歌。曾经青丝三千,如今两鬓染霜,回望走过的漫漫来路,多少风尘往事,恍若隔世,恍若昨梦,隐没在了缥缈的雾霭烟云里——遥想当年,俱往矣,不堪回首。

那一缕草木香


好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年,让我赶上了好时光,过上了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好日子,退休后不再心有千千结,不再为生存而奔波,为衣食而忧虑,能静静地坐在这廊阴下消暑,享受这清寂的时光,看湖光潋滟,紫燕翩跹;听溪水潺潺,鸟声呖呖……一盏茶,一卷书,深水静流,岁月沉香,读书悟道,落墨成诗。

那一缕草木香


那一缕草木香

摄影:伊犁 曹立新

曹立新语:我的家在新疆,我热爱这片土地,这里有我喜爱的风土人情,更有我喜爱的大自然美丽风光。

那一缕草木香

美文:库尔勒 赵立新

赵立新: 地质工作者,中国地质作家协会会员,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作家协会会员。散文,诗歌散见国内报刊杂志,喜欢在西部的大地上行走,用脚步丈量大地的苍茫辽阔,用心智感悟尘世的薄凉清欢;喜欢与温润的和田玉结缘,品玉,藏玉。